22

2014

-

01

四大贝勒的皇权斗争

作者:


  天命六年(1621年),努尔哈赤指令大贝勒代善、二贝勒阿敏、三贝勒莽古尔泰、四贝勒皇太极协助父汗“佐理国政”,并命四大贝勒“按月分值,国中一切机务俱令值月贝勒掌理”。由此,四大贝勒的权势日增,同时也展开了争夺汗位继承权的斗争。天命十一年(1626年),皇太极经过激烈的明争暗斗夺到了汗位,但是在行使国家管理权力上,仍然是四大贝勒共同执政,皇太极担心随时会被众贝勒以“所行非善”为借口,另立他人为汗,地位和权力受到威胁,为了巩固自己权势和顺利推行改革措施,他决心打击王权提高汗权,独揽皇权。天聪三年(1629年),皇太极以诸兄值月“多有未便”,关心诸兄劳累为名,巧妙地解除了其他三大贝勒轮流执政的权力,并削弱其权势和财力。
  天聪四年(1630年),二贝勒阿敏在作战中丢失永平、滦州、迁安、遵化四城,损兵折将400余人,并纵兵烧杀抢掠,皇太极以此为由,将阿敏“免死幽禁”,夺所属人口奴仆财物牲畜,在皇权斗争上消除了一大障碍。
  莽古尔泰早就对皇太极不满,曾与胞弟德格类、胞妹莽古济密谋叛逆。在大凌河战役中,皇太极与莽古尔泰发生矛盾,莽古尔泰失态,不仅言辞顶撞皇太极,还拔刀示威,皇太极十分气恼。“御前露刃”事发后,对莽古尔泰“革去大贝勒职务,降居诸贝勒之例”,并夺部分所属人口牲畜及罚银10000两。天聪六年(1632年),莽古尔泰忧郁病死,皇太极又除一大障碍。
  大贝勒代善看到两大贝勒的下场,审时度势,知趣地提出“我等既戴皇上为君,又与上并坐……甚非礼也,自今以后,上南面中坐,以昭至尊之体,我与莽古尔泰侧坐上侧,外蒙古诸贝勒坐于我等之下,如此,方为允协。”代善的妥协是明智之举,正中皇太极下怀,相比之下,下场不太惨,遂以“老不予政”,“颐养天年”了。
  皇太极削除其他三贝勒的权力,至此真正达到了“南面独尊”的目的,标志着皇太极为代表的封建势力与阿敏、莽古尔泰等为代表的奴隶主贵族斗争的获胜,为向封建化的中央集权制发展奠定了基础。

上一頁

下一頁

上一頁

下一頁